张庭从微商到直播达人“割韭菜”,熟悉的味道与配方

抖音 0 2780

近日,张庭在个人微博“喊冤”:自己“在等个公正的裁决”。

11月4日,上海淘不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等19主体涉嫌网络传销一案听证会,在河北省石家庄市裕华区召开。因涉案主体包括艺人张庭夫妇、演员陶虹等,此前有媒体报道,本案所涉金额巨大,或超100亿元,引起了网友热议。

其实,这件事从2021年发展至今,深陷传销风波的张庭,一直缺席听证会。但并不妨碍张庭夫妇继续“捞金”,有媒体爆料他们的“TST庭秘密”面膜,在去年被国内监管部门定性了传销后,就转战马来西亚继续宣传TST,邀请马拉西亚人跟他们一起变富。#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磨刀霍霍向“韭菜”

事实上,张庭夫妇只是"割韭菜"大拿中的头部代表,还有不少过去在以微信为主阵地的微商,切换转型以抖音快手短视频为主阵地,有了公域流量“放大器”后,再转化成私域裂变。套路千千万,本质都不变——教你赚钱的人,就是要赚你的钱。

不信?那我们先从张庭夫妇的传销案例来拆解。

一、张庭微商“帝国”的兴与衰

从小家庭不富裕的张庭,曾多次表示自己对赚钱、理财的渴望。

不再演戏后,于2013年6月,张庭夫妇创立了达尔威公司,该公司也是“TST庭秘密”运营主体。在那个微商崛起的“黄金年代”,张庭就已通过明道、胡海泉、王琳、吴克群、汪东城、李晨等那些圈内好友为自己站台,售卖产品。

2013-2019年期间,TST快速跑马圈地,但也存在诸多问题。大量消费者吐槽产品质量问题、重金属超标问题,不少人都有不同程度的“烂脸”。并且,很多人认为TST有涉嫌传销的问题。而张庭却以抖音为根据地,日常发些心灵鸡汤、舞蹈、产品介绍。

2021年,李旭反传防骗团队还有多人曾数次向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管局发送举报信息,称达尔威公司涉嫌非法传销,多人蒙受损失。经团队专业指导帮助,河北省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关于查证函的回复》显示,针对上海市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利用金融机构转移或隐匿涉传销资金”,该局已依法申请法院采取保全措施,案件在调查中。

就在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立案调查后的第二个月,陶虹就已经从企业撤资,以公司代持股份代替了自己个人持股。张庭夫妇的“陶不庭”也更名“淘不庭”,撇清了关系。同年7月,上海达尔威的全资子公司上海振泓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巨擘亿网实业有限公司持有的96套房产被查封,价值17亿元。

到了2021年9月,国家税务总局办公厅发布加强文娱领域从业人员税收管理的通知后,张庭马上注销9家公司,涉及注册资本共4.05亿。随后TST庭秘密在官微回应称,“上海达尔威坚持合法经营,依法纳税”。张庭也在个人微博表示:“我在等个公正的裁决”。只是评论一片嘘声。

张庭从微商到直播达人“割韭菜”,熟悉的味道与配方 第1张

但裕华区市监局反不正当竞争科工作人员表示:“该传销组织发展的会员,即参与传销的人员在裕华区整体情况上具有时间跨度长、涉及人员多、涉案资金大三大特点,时间是从2013年开始。但具体人数不便透露,涉案金额我只能告诉你其涉案金额比较巨大。”

据悉,当时调查的时间跨度比较长,且动用的执法人员上就出动了将近400人次,成立了17个人的专案组。

如此复杂的案件,让张庭与林瑞阳的社交账号也进入“停更”状态。他们夫妇二人似乎都在为这场官司作准备。

终于,今年4月,湖北省保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自2018年1月1日至2021年7月,达尔威公司共发展会员超700万人,涉及传销的相关主营业务收入约91.71亿元,获利1927.99万元。

处罚书显示,大量证据指向TST庭秘密运营主体即达尔威构成组织策划传销违法行为,达尔威被责令立即停止传销行为,同时被依法没收违法所得1927.99万元,并罚款170万元。随后,达尔威位于上海浦东的大楼被查封的消息也被证实,该物业市值17亿元。

二、“借尸还魂”套路多

张庭的事件并没有从此停息。时至今日,在众多电商平台仍能看到各类“代理”销售的TST庭秘密产品。

张庭夫妇在内地涉嫌传销被查封后,将目光放到了海外地区。今年8月,62岁的林瑞阳曾现身马来西亚,围绕“TST庭秘密”品牌进行演讲,称自己满血复活。

据媒体报道,林瑞阳表示,要把自己的心放在东盟,并且在马来西亚成立了东盟的第一家分公司,后续会将产业延伸到东盟其他国家。后续他们如何再开拓海外市场,就要看他们的本事了。

目前,据天眼查App显示,张庭(张淑琴)在内地92家关联公司中79家为存续状态,其中,张庭担任67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66家公司的高管,并直接持股14家公司。这些企业多位于上海,涉及生物科技、房地产开发、商务咨询、贸易等行业。林瑞阳(林吉荣)他担任了54家公司的法人。其中张庭、林瑞阳夫妇与陶虹均在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任职。

根据天眼查不完全统计,截至2022年3月15日,我国目前共有17346家微商相关企业。这些微商往往会通过多个渠道和平台,发布招聘信息。而他们的主要人群是一些待业青年、宝妈等。微商会有人告诉他们“在家就能赚钱”,金钱诱惑加上情感关怀,大批人前赴后继地“入坑”。

随后,微商代理商便会引导对方交会费,或者买货、卖货,加入销售组织等。他们内部有一套看似合理的分红机制。传销也容易在这一交易链路中产生。因为有些微商的产品质量问题较多,属于三无产品。

他们会选择不断发展下线,主要收入为入会费、人头费,而非销售产品本身获取的报酬。受害者会层层叠加,而始作俑者则赚得盆满钵满。因此,这种涉及传销的行为,总被人们讨伐。

张庭夫妇的案件就是很好的案例。此前湖北保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经过调查认为,“TST庭秘密”奖金制度将会员区分为蓝卡会员和红卡会员,其中蓝卡会员属一般消费者,且针对蓝卡会员的奖金制度符合商业惯例,并无违法情形。

但对红卡会员执行的奖金制度——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的行为属《禁止传销条例》相关规定所指情形,属传销行为,构成组织策划传销违法行为。所以,张庭和她的公司会受到处罚。

然而,传统的微商已经披上了短视频的外壳,大肆在抖音、快手等平台招揽用户。

三、抓住平台漏洞,微商“吹又生”

鲸商此前在《这群微商如何在抖音“优雅”捞金?》中,对短视频微商挣钱的套路进行过拆解。

这些原本在微信上做微商的人,逐渐发现微信的公域流量较弱,对产品的展示只能靠朋友圈。这是微商的1.0时代。为了获取流量,更方便卖货、卖服务,众多为微商转战抖音、快手,开启微商2.0时代。

传统微商、抖商的主要受众为女性,产品多以护肤品、面膜,或者婴幼儿用品为主。这类产品也最遭消费者诟病。很多消费者对产品生产的相关保准并不了解,多次使用,外加家人提醒后,才发觉所购买的产品为三无。渐渐的,很多微商、抖商成了过街老鼠。

当然,在众多微商、抖商中,也不乏陈安之、海参哥这类男女通吃的选手。他们会用心经营自己的朋友圈人设,通过发豪车、豪宅,吸引人们对财富的关注。随后,他们介绍自己获得“成功学”及“财富密码”。贩卖焦虑的同时,让用户觉得自己有机可得。

随后,便是和张庭会员制相似的步骤,让用户掏钱加盟、入股。直至今日,仍有大量微商、抖商以该玩法为主。他们还会通过去全国各地开演讲,给消费者进行洗脑,诱骗很多希望一夜暴富的人进入组织。

其中,海参哥是近年来较火爆的“成功人士”。他除了在朋友圈明示或暗示自己非常有钱,还会在抖音、知乎等平台教授“创业”技巧。大量小白就会信以为真,创业前还要先交一笔创业费用。很多人发现自己被忽悠后,钱却追不回来了。

类似的事件每日都在发生。此次张庭被曝,人民日报也曾站出来发声,称张庭夫妇公司涉传销称,警惕以电商、微商等名义开展的新型传销行为。法治社会,容不下违法钻营的“秘密”;法律之伞,只保护守法本分的经营。相关机构与网络平台需要加强技术甄别,撕开包装马甲,治理各类线上、线下传销活动,重拳出击不能停。

实际上,传销的本质没变,都是割韭菜。变的是包装形式,才让大量用户源源不断地信任欺骗者。

张庭从微商到直播达人“割韭菜”,熟悉的味道与配方 第2张

早年,微信因微商的声誉头痛不已,不少用户把微商和传销划等号。2016年,腾讯曾公布了《微信公众平台关于处理返利返现欺诈行为的公告》,打击“消费佣金返现返利、多级多层返现返利”。腾讯虽没有明说,但主要针对的就是三级分销模式。近些年来,微信也是整顿动作不断。

如今,抖音、快手等平台方已经培养了大批短视频微商。除了陈安之、海参哥,还有大蓝、燕大大等人。他们基于个人认知对用户进行短视频培训。但对实业、创业、商业逻辑,一窍不通。

张庭从微商到直播达人“割韭菜”,熟悉的味道与配方 第3张

近日,抖音电商发布关于“低质引流&虚假宣传”违规行为治理公告。公告显示,近期平台排查发现部分商家和创作者通过联盟带货、投放商业流量等方式推广低质商品,到货商品存在严重货不对板、功能异常或无法使用、质量不合格、存在安全隐患等问题。

还有部分商家和创作者在商品/服务的内容素材、广告素材或带货宣传行为中存在虚假宣传、欺骗和误导消费者的情况。

不过,微商并没有因整改消失。张庭只是开端,平台也应避免自身成为部分微商割韭菜的“镰刀”。用户自身则像股市中的散户,妄想一夜暴富的结果,往往是被收割的命运。谨以此文,提醒各位朋友,看清微商的“割韭菜”套路,以免上当受骗。


本文链接:http://www.awyerwu.com/5930.html ,转载需注明文章链接来源:http://www.awyerwu.com/

分享到:

也许您对下面的内容还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