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案板上的鱼肉——TikTok在美国(十五问答)

TikTok 0 219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不久前说,“你不在餐桌上,就在菜单上”。中国有句古话,俎上鱼肉,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TikKok在美国又陷入了新的危机,现在就有这样俎上鱼肉的感觉了。本文以问答形式,和大家探讨TikTok遇到的最新问题。

问题1:这次美国政客反对TikTok的行动和过往有不一样么?值得特别关注么?

答1:不一样:这次TikTok在美国遇到的危机是空前的。很多人提问道,TikTok在美国,不是一直遭到各种反对和制裁么,从Trump开始,一会这里要禁,一会儿那里要禁。很多封禁行动最后没成功。TikTok现在不是好好的么。这次有不一样么?

可能确实是不一样:这次反对TikTok,是美国国会层面发起的一项具体法案,目标极为明确,就是要求要么中方剥离TikTok,要么美国下架TikTok。法案推进顺利,本周就要推到众议院投票,当然之后还需要参议院也同意。Biden总统也已明确表示:如果国会通过,他就会签署支持,这就使得这项法案最终被立法推行具备了相当的可行性。美国国会层面通过,总统签署立法,这个事情就做实了,包括法院在内(后面我们再讨论这个问题),很难有人反对。尽管现在没人能预测事件的发展,但可以确定的是:TikTok在美国遭遇的危机是空前的。

不妨打个比方,美国政客们是餐桌上的人;TikTok就是菜单里的一道菜——假设它是水池里养的一条鱼好了。政客们一直都想吃这道菜,但点了好几次都没吃上。这次大家又点了这道菜,不吃到嘴里决不罢休!作为菜单上的菜、鱼池中的鱼,TikTok这下真有可能“插翅难飞”,成了俎上鱼肉,何时被端上去成为盘中餐,似乎只是时间问题了。除此之外,鱼池里不仅只有TikTok一条鱼,还有别的鱼,Temu、Shein、WeChat,以及一众在美国展业的中国企业。它们将来是否都会成为盘中餐?

问题2:美国国会这次针对TikTok法案的内容?

答2:目标为实现中方对TikTok的剥离,或将TikTok在美国“下架”。

法案HR.7521《保护美国人免受外国对手控制应用程序侵害法》(Protecting Americans From Foreign Adversary Controlled Applications Act),发起人为威斯康星州共和党众议员Mike Gallagher与伊利诺伊州民主党众议员Raja Krishnamoorthi等十余位两党议员(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8th-congress/house-bill/7521)

1.法案的目标——不允许一个由中国控制的TikTok在美国运行。具体方案是“二选一”:要么中方(字节跳动)剥离TikTok的涉美业务,要么美国下架TikTok。当然了,如果将字节跳动整个从中国人手里剥离,美国人也能接受;但是不再存在TikTok做治理安排及数据保护之类的“中间方案”了

2.对法案目标的诠释:TikTok将目标诠释为美国政客要封禁TikTok,这么诠释,也容易与美国大众关心的“言论自由”及“宪法权利”挂钩;美国政客则称,法案并非指向封禁:“你剥离了不就可以了么”,“谁让你不剥离啊”

3.法案达成的实质结果:如果我们推演,字节跳动(及中方)拒绝剥离TikTok的涉美业务,那么只能导向一个结果,TikTok在美国被禁。这大概正是TikTok将法案的目标与“封禁”划等号的原因

4.“封禁”的具体执行:如果TikTok未能满足剥离要求,则法案将禁止任何主体在美国境内发行、维护或升级TikTok,包括应用商店、伺服器等。可以理解,最低限度是美国用户将无法在各种应用商店里找到TikTok;在美国通行的软件及媒体上,也不会有TikTok的宣传或链接。违者将遭天价罚款(因此连上TikTok的用户数量 乘以5.000美元)。

5.既有用户的数据保护措施:要求TikTok被禁时,还要为现有用户提供数据下载及转移功能

问题3:这次针对TikTok法案,与过往有什么不同?

答3:这次法案的发起层级高、目标有针对性,手段彻底,来势汹涌。具体而言,法案与过去反对TikTok举措的区别:

1)发起层级高:来自美国国会,形式是联邦立法,高于之前针对TikTok的总统行政令,或州政府的立法或行政举措。如果是国会立法,司法体系也不便插手

2)依据具体且明确——国家安全:政客意识到,立论越简单越好,就提出了“敌对国家控制的app”(foreign adversary controlled application)的概念,只要由“敌对国家”控制的app,就会涉及美国的国家安全问题。具体到本案,就是称TikTok有将美国公民的数据泄露给中国政府的风险

3)指向特别具体——TikTok:法案开宗明义就把TikTok的名字提出来了,让大家知道:咱们针对的主要是TikTok。这比共和党参议员Rubio和众议员Gallagher去年2月提出的S.347/H.R.1081 ANTI-SOCIAL CCP Act更加具体和清晰

4)范围更全面、形式更彻底:不是在特定部门或单位(例如联邦政府、州政府、军队等)禁止使用TikTok,而是TikTok就不能在美国市场上架

5)推出时点特殊:在巴以冲突之后、俄乌冲突“最吃力”之时,及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即将到来之时

6)已经获得了“动能”,进入立法的快速通道:美国国会政客的立法提案,通常不是一次就成功的,需要不断积累,不断优化,等待合适的时点到来,实现单独立法,或以条款内容的形式,嵌入一个更大的法案。针对TikTok的国会立法提案不是第一次:去年2月,Marco Rubio和Mike Gallagher分别在参议院和众议院提出S.347及H.R.1081(ANTI-SOCIAL CCP Act),未获得进一步行动。这次大环境不同,又先在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推动,一下就获得了动能,说明法案的内容、时机都已经成熟

问题4:如果成功立法,TikTok在美国还能生存么?

答4:短期内有存在的可能,中长期肯定会被取代。作为美国的用户,首先会发现存量app可能还可以用,但所有的应用市场都找不到TikTok了,在主流app和网页上也搜不到TikTok,但苹果用户可以用海外账户在海外商店下载;安卓用户可以下载app后直接在手机安装,要用还是能用,但这时,大部分创作者和用户会开始迁移。作为创作者,一定认为TikTok有一天可能完全无法访问,会把精力放在经营其他平台之上。美国政府有没有可能设置国家防火墙,对TikTok直接封锁呢?(参考GFW)不能排除这样的可能性,但这样动静太大,美国政府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如果大量用户从TikTok迁移,则也已没有必要采用这样的手段。届时,美国用户可能可以用VPN访问TikTok,但TikTok不可能再是美国的主流社交媒体

问题5:方案里提到了“敌对国家”控制的app,”敌对国家”,具体是哪些国家?

答5:法案所指foreign adversary country——“敌对国家”,为北朝鲜、中国、俄罗斯、伊朗。法案中援引了United States Code(《美国法典》)的相关规定(Section 4872(d)(2) of title 10. United States Code),具体列出了禁止美国出售敏感材料的四个国家:北朝鲜、中国、俄罗斯、伊朗。(参考https://uscode.house.gov/view.xhtml?req=granuleid:USC-prelim-title10-section4872&num=0&edition=prelim)。这里请注意,中国并没有将美国视为“敌对国家”,但美国早已在成文法里将中国正式列为敌对国家。

问题6:法案可以被应用到其他中国公司在美国运行的app?

答6:可以。法案只是以TikTok为例,先指向TikTok。一旦通过,就会授权总统对符合类似条件的app采取措施,将极大的扩大总统的权力。所以,如果TikTok被禁,其他在美国经营的中国app也是“唇亡齿寒”,都是菜单上的菜。因此,Temu、Shein应当特别关注这次针对TikTok的行动。

问题7:要正式立法,还需经过什么程序?

答7:需要经过众议院投票通过,参议院投票通过,以及总统的签署。

1.提出:法案于2024年3月5日,由几位两党众议员在能源和商务委员会正式提出,第一道程序是通过委员会;

2.众议院委员会:3月7日,获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50-0全票通过,彰显两党支持

3.众议院:法案已获众议院议长Mike Johnson(共和党)的明确支持。他称:“这是一个重要的、双党支持的措施,旨在对抗我们最大的地缘政治敌人中国。中国正在积极地破坏我们的经济和安全。”在议长支持下,法案处在快速通道,预计在本周(3月11日周)在众议院投票。众议院由共和党控制,一直更加民粹,预计大概率获得高票通过;

4.参议院: 这个法案本身很简单,拿到参议院就可以用,不涉及大的谈判与改动。可以预测,只要民主党议长Chuck Schumer把法案交由参议院投票,就能获得高票通过。所以Chuck Schumer的判断很重要。民主党议长Chuck Schumer早就关注过TikTok问题。这次是否推动,要贴合大环境,要参考Biden的表态。需指出,Schumer是犹太人,对巴以问题、反犹问题、中国威胁都很敏感(这个问题后面再说),他也年过七旬,不是TikTok的核心用户。所以他肯定不是TikTok的朋友,而可能是反对TikTok的力量;

5.Biden总统:已经直接表态说如果国会通过,他就签署立法。实际上,白宫参与了这项法案的起草(提供了“技术支持”)。这也给法案的通过提供了政治动能。我们后面再探讨Biden为何如此取态。

没人知道向前会如何发展,但综上来看,这项法案已经有了立法的基础。

问题8:之前不是有法院阻止对TikTok禁令的先例么?司法体系能否出来反对?

答8:司法体系介入的可能性很小。确实,之前Trump对TikTok的禁令及蒙大拿州对TikTok的立法禁令都遭到了联邦法院的拦阻,认定其违宪。这些禁令也不了了之。这次法案中也规定了司法复核(judicial review)部分:在立法后的165天内,可以向华盛顿特区的联邦巡回庭提起异议,法院需在90天内给予答复。但这次法案与之前不同,如果成立,将是由美国国会两院通过、美国总统签署的立法,拥有最高的合法性。联邦法院不是选举机构,不宜再出来干预立法结果。所以可以推断:即便有人利用司法复核的程序,也只能换回一些时间,不能改变立法结果。

问题9:TikTok在美国的用户基础及特征?

答9:TikTok在美国有约1.5亿用户,特征是年轻化、多元化、女性化,偏向民主党基本盘,同时,TikTok的用户习惯通过TikTok获取新闻信息。

1.偏向民主党:

1)年轻化:TikTok用户以年轻人居多,且存在“代沟化”现象,即年轻人用得多TikTok(62%),但年长者用得少(10%)。相比之下,YouTube和Facebook是全年龄段的:各年龄段都有六成以上人使用,其中Facebook还存在“倒挂”(18~29岁的使用群体低于30~64岁的使用群体)

2)多元化:受拉丁裔和黑人青睐——有49%的拉丁裔和39%的黑人使用TikTok

3)女性化:按性别划分的话,40%的女性使用TikTok,多于男性(25%)

2.年轻人获取新闻的信息来源:年轻人不仅更多的使用TikTok,而且通过TikTok了解世界,获取新闻资讯。这条很关键:通过TikTok获取新闻,就是通过TikTok塑造政见

【深度】案板上的鱼肉——TikTok在美国(十五问答) 第1张

(图:18~29岁的人群里,有近三成人已经习惯通过TikTok获取新闻)

【深度】案板上的鱼肉——TikTok在美国(十五问答) 第2张

(图:美国不同社交平台的用户中,习惯性用该平台获取新闻信息的占比,TikTok翻番。获取新闻是很重要的,获取新闻的过程其实是塑造政见。)

问题10:华盛顿主流政客对TikTok的看法是什么?

答10:主流政客对TikTok的看法是负面的,主要有三大方面的内容。

1.安全问题:认为TikTok会给美国带来安全问题。TikTok作为中国企业,极大增加了这种安全担忧。安全问题具体可拆解为三大方面:

1)数据:认为TikTok可以收集海量的私人数据,并可能将数据转交给中国政府的风险。美国政客认为这种风险无法排除。他们做的第一件事,也是在联邦、州政府及军队设备里禁用TikTok

2)选举:有了2016年俄罗斯介选事件后,美国政客都非常担心社交媒体被用于影响政治选举。TikTok是最受年轻人欢迎的平台,股东又是中国企业,更增加了这种担忧。需注意,美国政客的这种担忧也适用于其他社交媒体平台(例如Facebook/Instagram、X),只不过他们视中国为敌对国,对中国企业会更加担心。2024年大选在即,政客非常关注TikTok的影响

3)长期的意识形态影响:年轻人已经很大程度通过TikTok获取新闻资讯;美国政客很担心年轻人的意识形态偏好受此影响:毕竟一个算法的改变,就会影响信息推送的结果,并可能影响、塑造人们对一件事情的看法。举例:巴以冲突,信息推送是如实推送巴勒斯坦的现场情况?还是推送偏向巴勒斯坦或以色列的信息?这些会直接影响到年轻人对美国外交政策的看法。所以TikTok是关键的舆论战场,他们无法接受这个战场被中国企业控制

2.短视频内容形式:TikTok的形式是短视频,不少年轻使用者沉迷其中。短视频的内容也五花八样(美国不像中国一样有严格的互联网内容管理),政客担心TikTok对未成年人、年轻人的不良影响。要考虑到:美国国会议员平均年纪是58岁,都不属于TikTok的用户群体,他们对TikTok的看法有“代沟”性质,和中国老人家担心孩子沉迷抖音等短视频是类似,担心年轻人沉迷其中、玩物丧志,并且接触不良内容。TikTok的中国背景只会加剧他们的担忧

3.中美商战:如果TikTok在美国被封,谁是受益者呢?首先是美国企业。这些企业在台上台下与政客们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有十足的动力去游说打压TikTok;美国政客本能的也会希望保护美国企业,不希望中国社交媒体企业侵占美国市场——尤其是考虑到美国企业也无法进入中国的情况。

以上就推演出美国两党政客对TikTok的态度:1)如果要容忍TikTok在美国存在,那么它就需要被纳入到美国企业治下,这样方方面面都易于被美国政府管理。美国政府也可以通过TikTok获取个人隐私数据,但那是美国政府,不是中国政府。2)如果不归属美国企业,那你就消失好了。诚然,TikTok消失后会有其他短视频替代品,但他们至少都归属美国企业。

问题11:美国民众支持封禁TikTok么?

答11:大多数美国民众是支持封禁TikTok的。

参考Pew在2023年3月的一项民调。有50%的受访者支持美国政府封禁TikTok,20%反对。不同年龄段的人看法有很大不同:18~29岁群体(TikTok的用户群)中有46%反对封禁,仅29%支持封禁。65岁以上群体,多达71%的人支持封禁。50~64岁群体有54%的人支持封禁,仅15%的人反对。TikTok的用户群体大多反对封禁TikTok(56%);不用TikTok的人,则大多支持封禁TikTok(60%)。平均下来,大多美国人是支持封禁TikTok的。

【深度】案板上的鱼肉——TikTok在美国(十五问答) 第3张

大多数美国人(64%)知道TikTok和中国的联系。

【深度】案板上的鱼肉——TikTok在美国(十五问答) 第4张

(图:64%的美国人知道TikTok与中国的联系)

在此基础上,尽管大多数美国人对社交媒体企业都缺乏信任,但对中国背景的社交媒体企业就更加缺乏信任了。

【深度】案板上的鱼肉——TikTok在美国(十五问答) 第5张

(图:美国公众不信任美国社交媒体企业,但更不信任中国背景的社交媒体企业)。

综上,如果TikTok维持中国背景,那么大多数的美国人会支持对TikTok“定点消除”的。当然这里面有严重的代际差异:支持封禁的都是中年人和老年人,反对封禁的都是年轻人,也即TikTok的核心用户群。

问题12:TikTok的用户画像不是偏民主党么?Biden 为何也支持封禁TikTok呢?

答12:Biden认为支持封禁TikTok在政治上是利大于弊的。

1.本来就支持:Biden对TikTok的看法和美国主流政客基本一致,并无两样;之前他也曾签署过在联邦设备上禁用TikTok的法案(2022年的《No TikTok on Government Devices Act》)

2.合乎美国主流民意:Biden的幕僚会告诉他:各项统计表明,封禁(中国背景的)TikTok在美国是有公众基础的,是多数人的倾向;

3.TikTok用户群体在政治并不那么活跃:TikTok的用户画像是年轻化、多元化(少数族裔)、女性化,在意识形态上是偏向民主党的,但相对中年人和老年人,这部分人并不是十分活跃的政治群体,在选举政治里,他们的权重更低;

4.巴以问题:在巴以问题上,美国年轻人偏向巴勒斯坦、批评以色列。TikTok用户年轻人居多,自然会导向亲巴勒斯坦,并反过来批评Biden/民主党政府。这会给Biden的选举和议程带来反噬。再考虑到TikTok的中国背景,就使得Biden及民主党主流政客对TikTok也十分不安,认为是不可控的因素;

5.大选问题:之前,Biden的选举团队在TikTok开立账户,希望通过TikTok广泛接触年轻人。此举在美国政坛也引发了一些争议。(相比之下,Trump的选举团队没有进入TikTok)。但无论如何,他们可能觉得TikTok群体是个不可控的因素,并始终怀疑外国力量会利用TikTok介选;

6.国会牵头:立法毕竟是国会牵头,总统负责签署,如果拒签,那争议就大了,可能会丢掉更多选票。所以Biden的策略应该是说一些顺应大势的话,然后“跟着走”,并赌定民主党的基本盘不会因为国会两党政客的选择,而反过来伤害Biden的选举;

7.政商利益:Meta的扎克伯格是民主党的重要捐赠者,也是封禁TikTok的受益者。

综上,Biden支持封禁TikTok,一定认为综合考量之下,利大于弊。

问题13:Trump为什么出来唱反调,反对封禁TikTok呢?

答:不能认为Trump改变了原来的态度,他只是从“MAGA”的角度做了扩充,就是在处理TikTok的同时,还要管好Facebook等一众社交媒体,彻底与中国划清界限。

2020年7月,Trump还在任总统时,就称TikTok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签署总统行政令要求字节剥离TikTok,否则将在美国封禁TikTok。这项禁令最后演化成官司,最后被联邦法庭拦阻。当时Trump寻求封禁TikTok是有背景的:2020年大选;新冠疫情;中美关系恶化到谷底。联邦法庭的拦阻也与政治有关。

针对这次的国会立法,Trump评论到:“如果你除掉TikTok,那么Facebook和Zuckerschmuck(Trump对扎克伯格的蔑称)的生意会翻倍。我不希望Facebook的生意变得更好。他们在上次大选作弊。他们是美国人民真正的敌人!”他在接受CNBC访谈时说,“Tiktok这个平台有很多好的地方,也有很多不好的地方”,“TikTok上有很多用户很喜欢它。如果没了TikTok,很多年轻人会疯掉的!”

那么,Trump是不是“反水”了呢?分析如下。

1.他是为了反对而反对:Trump习惯性地跟Biden唱反调,只要是Biden主张的,他就反对(之前他对Obama也是这样)。既然Biden表了态,那Trump就要发表不同的意见,彰显自己的不同;

2.他确实非常讨厌Meta/Zuckerberg:Trump和Meta/Zuckerberg有私人怨恨,想到Meta/Zuckerberg可能受益于TikTok被封,他可能确实很生气,不想“便宜”这小子;

3.他并没有反对封TikTok,只是主张同时处理Facebook,因为Facebook也不可靠。参考Trump接受CNBC的访谈时所说:

“我相信这一点,我们必须非常关注隐私并确保保护美国人民的隐私和数据权利。我同意。但你知道,我们其他的公司也有这个问题。你会在Facebook和许多其他公司那里遇到这个问题。我是说,他们获取信息,获取大量的信息,与中国打交道,他们会顺应中国的要求。你知道,当说到我们的一些美国公司时,当你认为这些非常复杂的公司是美国公司时,其实他们并不完全是美国公司,他们与中国有业务往来——如果中国需要他们的任何东西,他们也会提供,所以这也构成了一个国家安全风险。所以由我来审视这个问题时,我不打算让Facebook的规模翻倍。如果你禁止了TikTok,那么Facebook和其他平台——但主要是Facebook——会得到巨大的好处。我认为Facebook一直非常的不诚实。我认为Facebook对我们的国家非常有害,尤其是在涉及选举时。”(https://www.cnbc.com/2024/03/11/cnbc-tranSCRipt-former-president-of-the-united-states-donald-trump-speaks-with-cnbcs-squawk-box-today-.html)

Trump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他的意思是,对TikTok也要处理的,毕竟他是中国公司。但不仅仅是对TikTok——对出卖美国利益的公司,都要处理。如果我上台,我会对他们一揽子全部处理。我才是真正的保护美国利益的爱国者!

4.他也想讨好、迎合、拉拢TikTok的用户群,这些人本来是偏民主党的:TikTok的用户群体是年轻化、多元化、女性化的,偏向民主党。这些人本来不太会支持Trump/MAGA。Trump说一些迎合他们的话,有机会让这些人在大选时放弃支持Biden,甚至转投Trump。这些TikTok年轻用户对反华叙事是不感兴趣的,他们更接受的话语是反大企业(anti-Corporate)、反资本主义:在他们看来,TikTok和Meta没有本质区别,都会收集个人的数据隐私,并且大企业为了逐利,都可能将信息卖给第三方。美国政客借国家安全打击TikTok纯粹是一种伪善行为,伤害的只是TikTok的用户,但没有真正保护美国的利益。总而言之,通过迎合这个群体,Trump可以在民主党阵营里制造冲突,并从中获利

5.海纳集团(SIG)的因素:字节跳动有个重要的美方投资者——海纳国际集团(SIG),公开信息显示持股约15%。SIG的老板是纽约犹太人Jeff Yass,共和党极为重要的捐赠者。在美国封禁TikTok肯定不符合SIG的利益,他们有动力帮助TikTok。最近,Jeff Yass刚刚与Trump会面,于是许多人认为Trump对TikTok表态的转向与Yass有关。Trump已经明确否认和Yass聊过TikTok的事。我的判断,Trump并不差Yass的钱,TikTik涉及的是大政治。他才不会为了Yass改变自己的政治立场。但他确实不喜欢Facebook,但他确实要为了反对Biden而反对Biden,他确实希望从这个事情中政治获利,因此不介意说几句看上去有利于TikTok的话,就当卖个人情好了。至于外界怎么猜,那随你们的便。如果明年Trump真的上台,他是绝不会因为一个捐赠者而调整自己的政治政策。毕竟这是两党政客及美国公众的一致倾向,我相信SIG/Jeff Yass也不相信自己能够改变大的趋势。

问题14:比较Biden和Trump的表态,谁更能得分呢?

答14:政治上看,Trump的表态比Biden更为有利。

第一,Trump并没有说不封TikTok,而是说也要考虑监管Facebook。即便先把TikTok封掉,Trump也可以上台后再去加强对Facebook的监管。需知,Trump/共和党/MAGA都不信任Facebook/Zuckerberg及一众互联网企业,视其为对立的政治阵营。因此,Trump针对Facebook的表态是能够获得他们认可的。

第二,TikTok的用户群体在意识形态上是偏向民主党的(但政治上并不活跃),如果真的封禁TikTok,这些人可能反噬Biden的选举。现在整个美国政坛一边倒的反对TikTok,Trump站出来,似乎给TikTok说了点话,这足以帮他获得TikTok用户的认可。而只要这些TikTok用户在大选时拒绝投票支持Biden,就是Trump的胜利。

综上,Trump的取态在政治上是更加有利的。

问题15:如何评价TikTok发动的弹窗运动?

答15:TikTok采取这样的策略是可以理解的,但最终的效果可能适得其反:反倒做实了美国政客对TikTok一直以来的担忧,即它可以被用作政治工具。

【深度】案板上的鱼肉——TikTok在美国(十五问答) 第6张

【深度】案板上的鱼肉——TikTok在美国(十五问答) 第7张

作为反击,TikTok对美国成年用户发送了弹窗,呼吁他们致电国会议员,守护TikTok。

首先从弹窗内容看,TikTok将国会的行动描绘为“计划全面关停TikTok”。法案的发起者、众议院中国特别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众议员Mike Gallagher称,“TikTok将[国会的行动]描述为彻底的禁令,这完全是谎言”。确实,国会法案对字节/TikTok要求的是“二选一”:要么从字节剥离,要么下架,目前最多只能说是威胁封禁。TikTok确实在有意强调封禁的一面,把全部压力都传递给国会。支持法案的议员们普遍认为TikTok的描述是不客观的,肯定也无助于争取他们的同情。

弹窗提供了极为便利的拨打按钮,结果,成千上万的TikTok用户致电选区议员,把他们的电话都打爆了。许多议员抱怨说只得将手机关机,无法再处理其他公务,陷入弹簧状态。弹窗运动的效果是惊人的,大概从来没有人在美国这么做过。这充分展现了TikTok惊人的动员能力,但也做实了美国政客最大担忧与恐惧:TikTok可以被用作政治武器,而最令他们担心的是,TikTok影响动员的是美国的年轻一代。美国政客已经将中国视为敌对国家。这次弹窗运动最终只会带来一个结果,就是进一步坚定他们要求强售或下架TikTok的决心。

*********************************

从2020年7月Trump首提封禁TikTok到现在已近四年。过程中,TikTok的用户基础还在美国增长。但强售或下架TikTok的提法已由原来的“不可想象”,变为美国政治共识及公众预期的一部分。现在看,它的发生恐怕难以避免,只是时间问题。

TikTok提供了一个鲜活的案例,让中国的政府、企业家、投资人、知识分子及公众看到,美国政客实际上已经在用战时思维去对待中国企业了,所以才会无限上纲、无边无际的泛政治化、极限打压,吃相越来越难看。反观中国,确实希望在华展业美国企业能遵守中国法律法规,但在话语上、观念上、态度上,中国人还不至于像对待敌国主体一样去对待美国企业。否则这么多在华展业的美国企业早已被扫地出门。所以,中美政府在对待对方企业的态度上,其实已经存在性质上的差异了,使得在中国展业的美国企业获得的待遇其实要优于在美国展业的中国企业。甚至可以以互联网社交媒体为例:如果美国社交媒体企业能够配合中国的互联网法律要求,其实是可以在中国展业的,但反过来就不行了:只要是中国背景企业,无论如何遵守美国法律,恐怕都不能在美国展业。这就说明两边实际上是“非对称”。未来,伴随美国国内政治的发展,反华政策将层出不穷,中美这种“非对称”差异还会扩大,直至中国采取反制。


【深度】案板上的鱼肉——TikTok在美国(十五问答)

    本文链接:http://www.awyerwu.com/13364.html ,转载需注明文章链接来源:http://www.awyerwu.com/

    分享到:
    免责声明:本文"【深度】案板上的鱼肉——TikTok在美国(十五问答)"内容来自其他媒体或者他人投稿,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q099104280@163.comm),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

    给您推荐相同类型的内容::